白日梦患者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涨粉
超级杂食

【中秋点梗】有没有小天使点梗吖

突然诈尸开启点梗……
有没有小天使来点梗吖

突然诈尸(?)
准备更文

……背叛

他们是天使呜呜呜呜

【克利切×你】青柠(250/251点梗)【下】

▲这个是 @凉雨半夏 大可爱点的文!

▲万年龟速的我终于把结局写出来了

▲日常继续满篇口水话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评论求推荐♪


9.

  这是充满沉默与尴尬的时刻。

  我和我的画家邻居先生一起并肩行走着。

  周六的清晨,人不是很多,想必大部分人在经过五天的辛苦后此刻都沉浸在甜美的梦中。但这条并不宽敞的马路却并没有安眠——相反,它在清晨逐渐热烈起来的阳光中苏醒过来。

  我在这让我面颊发烫的沉默中偷偷瞄着我的身旁人。

  克利切下巴上的青色胡茬似乎又长长了一些,在阳光下显得愈发的明显。他面容坚毅帅气,不似当下流行的奶油白面小生的类型,克利切皮尔森这个人所展示出来的周遭气质,往往在同龄人之间特别突出——那种眉宇间的沧桑成熟感让人觉得安心可靠。

  大叔式青年。

  我被自己给他的类型定位名称逗笑了。

  也许是嘴角上扬太过明显,也许是我在偷笑时的气流音太大,也可能是我偷偷注视他的目光太大胆,我以为这一路上都不会和我说话的邻居先生微微偏过头,略带疑惑地询问道:“我脸上……是不是沾了颜料之类的东西?”

  “……啊不不不”

  被眼中人当场抓到自己在看着他傻笑,本来就微微发烫的脸此刻便爆红起来。我尴尬地勾着嘴角一个劲儿地向身边人摆着手,心底不断祈祷我的邻居先生会认为我脸红是因为被阳光照得发热。

 可是有些事偏不如人愿。

 克利切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后又像往常一样注视着前方,似乎是顺了我的心愿并没有发觉我的异常。

 可是,无法欺骗自己内心的我,却因为那一眼,差点平息了自己心中所有的悸动。

 

10.

  作为一个热爱各种恋爱小说漫画影视剧的女生,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我所看过的恋爱故事比在座所有人的加起来都多。更何况之前的一段时间,在我可以和我的邻居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看书时,我为了查明自己心中那份酸涩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更是疯狂地阅读围观着别人的爱情故事,希望能从里面找到答案。虽然这些措施并没有起实质性的作用——它们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在我无数个失眠的夜里增添了一些想入非非的情节,但是我敢肯定,刚刚那一眼,不存在于任何我读过的甜蜜爱情故事里。

  那一眼确实是含着笑意。

  意味不明的笑意——是藏着悲悯讥讽还是其它什么吗?

  我不知道。

  我唯一知道的是,那一眼和我看过的恋爱剧中男女主角彼此爱慕宠溺的眼神完全不同。

  这一点让我突然感到难过起来。

  我的面颊不再发烫,上面的红晕也渐渐消散,一种无力衰弱的感觉蔓延过四肢百骸。明明都是行走在夏日周六暖暖的阳光中,一种冰凉的感觉却从我的胃部攀延而上,让我感觉喉咙发紧。

  我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差点断了我所有念想的夜晚。

  “皮尔森先生……”犹豫了几番,我还是斟酌着小心开口。

  “克利切。”

  他头都没偏地说道,“叫我克利切就好了。”

  “……好吧。克利切,我——”

  “是想问我和伍兹小姐的关系吗?”

“……”

他如往常一样猜中了我心中的疑问。

说是“如往常一样”,其实只是一种让我感觉我们非常“心有灵犀”的欺瞒手段罢了。我和皮尔森先生之间确实是有这种他能知晓我的想法能理解我的联系。这么说可能有点暧昧的成分在里面,其实这种联系无非就是比较熟知的两个人之间的惯有默契罢了,并无其他。不过这一点,也是在我每一个充满思念和难过的夜里的一针安慰剂。

“是的……”我沉默了半秒,小声开口,“上次在你家中……看见了一些伍兹小姐的画像……稍微有点好奇。”

“被你发现了。”

“我呀……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喜欢着艾玛。”

“……”虽然在问这个问题前心底已经将答案猜测得有七八分了,但当听见我的眼中人亲口告诉我他也同我一样,在默默地注视着另一个人时,我鼻尖还是一酸,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我眼眶中疯狂打转、想要尖叫着冲破出来。

 可是我面对他的表现与我翻腾的内心不符,我出乎意料地镇定笑着,仿佛是打听到了好友的八卦而开心着:“哈哈,我果然没猜错,看我预料的准不准。”

 “……”克利切停了下来,偏过头看着我,撇了撇嘴角,没有言语。

几朵云慢悠悠地飘过,挡住了点点阳光。克利切异色的眸子在云下的这片阴影里显得格外明亮。

  “我到家了。”

 他这么说着,不知为何语气有点生硬。

 “嗯……再会。”

 “……再会。”

 

 

11.

  当我的邻居先生背过身去时,我仿佛是在逃避着什么可怕的怪物一般,急急地开了门闪了进去。门合上的那一瞬间,所有的镇定还有微笑瞬间地垮塌。。

  我背靠着门把脸埋进臂弯里,像一个因为摔跤而弄脏了糖果的小孩子那样嚎啕大哭起来。

 

12.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你……

 

13.

  明明清晨和克利切一同走回来时都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却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远方伴有闷闷的雷声,轰轰隆隆的声响,混杂着雨声,不断地撞击着我的耳膜。

  因为长时间哭泣,我的头疼了起来。

 于是我决定瘫到沙发上好好睡一觉。

 我不再想站在他的身后呼唤他的名字,可是对他的思念却如洪水一样席卷我的心间,这让我愈发的感伤。

 

14.

  很显然用睡觉来麻痹自己是一种错误的决定——因为它会让你错过很多重要的事。

  等我醒来后,黄昏已经降至成尾声,黑夜由近及远,漫过我头顶上方的那块天空,向远处弥漫着,吞噬着白日里最后一丝光亮。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下来,夏季夜风夹杂着雨后特有的清新气味从大开的窗户中冒失地闯了进来。

  我赤着脚跑过去,毫不意外地发现临近窗户的地板上积了薄薄的一层水光。

  “啧。”

  我烦躁地抓了抓鸡窝头,因为哭泣带来的眼部酸涩感并没有我睡了长长的一觉而缓解。想起白日的事,那股难以言喻的失落感又从心底腾升而起,我眼眶一热,差点又掉下眼泪来。

  就是这时,当我探出小半个身体准备关上窗户时,我才看见我的暗恋对象,抱着被防水油纸裹着的什么东西,坐在我前门的走廊下,呆呆地望着远方。

  “……”

  心突然跳得厉害。

 我放弃了关窗的想法,连忙跑到盥洗室草草地洗了一把脸,再抓了抓头发。

  可是当我的手扶上门把时,我还是犹豫了。

  我怕再听到什么让我继续难过的消息。

  但我还是开了门。

  克利切就坐在那里,叼着一根并没有点燃的烟,浑身湿淋淋的样子,显得有些滑稽,却让我感到了一点心疼。

  “克利切……”

  听见了身后的动静,这个让我着迷的青年转过身来,毫不在意地吐掉了嘴里的烟,对我笑着说:“你终于开门了。”

  这种类似于言情偶像剧的场景让我更加失落起来。

  见我没有答话,他扬了扬手中的物体道:“不请我进去坐坐?”

  “嗯……”我连忙让开,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

  克利切不知道在外面等了多久,那些雨水沿着他的发梢衣角一点一点地向下流淌,淌到脚边,汇成小小的一滩水渍。

  “抱歉……我下午在睡觉,刚刚才醒……没有听见克利切的敲门声。”我有些歉意地看着他,他却不在意地朝我摆摆手,然后在温暖的橘色灯光下端详着我的脸:“一下午不见,怎么变丑了?”

  “……”

  “哭了多长时间?”

 “……”这直白的问句像是一根小针,挑破了我藏在心底深处关于他的所有秘密,像是在灯光下突然被人扒去了遮羞布一般,当我处于恼羞成怒的边缘差点发作时,他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彻底平息下来。

 他说:“好巧,今天下午你不肯给我开门时,我也哭过。”

 然后他拿出手中那个被裹了层层防水油纸的物体,小心翼翼地撕下包装,展开。

 我看见了我。

 这幅画是我上次去克利切家时看见的那幅。

 晴朗日光,房子与草坪,还有猫与我。

 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看画,再看看他:“这……?”

而克利切站在等下对我笑着,浑身湿透的狼狈样并没有减少那双异色眸子里的流光溢彩。

“我过去喜欢过艾玛,但我想我现在不了。”

  

 

15.

  我也喜欢你。


写文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前几天做的一个梦。
我梦到你不要我了。
然后我哭着质问哀求你
你无动于衷。
最后我在梦中拿着刀在自己身上割了很多个深浅不一的伤口。
然后我醒了
发现眼泪沿着眼角簌簌地流到枕头上。
但庆幸的是,那只是一个噩梦。

决定了,今晚我要发刀,无糖

激情卡文……………………

【豆腐脑真好吃呜呜呜呜呜呜】

  一碗雪白嫩滑,冒着蒸腾热气的豆腐脑,搭配上炒至金黄酥脆的豆子。淋一层香浓酱油,再舀一大勺勾人食欲的辣椒油,最后铺上可口的大头菜和翡翠色小葱,它们被盛在一个干净透明的碗中,在食客的舌尖混合成一种奇妙的诱惑感。
一碗下去,在这个入秋却依然繁茂浓密的山林中,早已走得汗流浃背的旅客不由得被辣得再次满头大汗。这种感觉却并不让人讨厌——似乎旅途中的劳累疲惫,在这碗诱人的美味面前都已溃不成军,随着旅者沿额角流下的汗一起退败了。

【佣空】酒馆爱情故事

佣空only注意


又名佣空的酒吧调情


巨型ooc


沙雕文笔求轻捶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涨粉求评论求推荐嘿诶嘿嘿


   猎物小姐坐在那片暧昧的灯光下。

   被黑色半透明尼龙薄袜包裹的修长双腿在高凳上优雅地交叠在一起,透着肉感的黑色与那白皙纤细的天鹅颈在色差中调和成一种致命的诱惑。她微微侧着身子仰着头,一手随意放在玫瑰木吧台上,另一只手夹着根黑色香烟。

   她就这样坐在那浅勾嘴角,神情慵懒得像只蜷缩在华贵王座上的猫咪。

  “……”

    一直注意着目标的猎人坐在偏暗的角落里把玩着一杯威士忌。他模样生的俊朗——健康的小麦色肤色配上深邃立体的五官,男人味十足却又不显粗犷,正是当下年轻女孩们喜欢的类型。猎人先生慢慢摇晃着手中的玻璃杯,冰块随着酒杯的轻轻晃动,在琥珀色的酒液碰撞着,发出轻微的“叮当”声。

   此间已经有好几个与他揣着相同想法的男人端着酒杯走向吧台前的猫咪,但是我们的猎手对这并没有感到焦躁,他只是静静地坐在角落的小桌子前,看着那些希望能得到猫咪青睐的酒客们满怀希望地上去搭讪,然后再面色尴尬地拿着酒杯灰溜溜离开。

  “有意思。”

   他撑着头这么想着。

   酒馆中央的小台上,在不知道驻唱歌手唱了第几首忧伤的小曲后,猎手先生终于有了动作——他举起手中的酒杯对准酒馆里昏暗灯光。酒杯中的冰块已然合进了那醉人的液体中。

   他一仰头将酒全部饮尽,然后整理了一下并不凌乱的衣领,稳步走向在他的射程里被注视了一晚的优雅猫咪。

  “一个人?”

   猎人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只“Zippo”,十分绅士地为目标中人点燃了她一只夹在指间的香烟。

  “……呵”见着手中的香烟被点燃,猎物小姐只是轻声笑了一下,并没有任何要感谢的意思。“玛尔塔•贝坦菲尔。”她撑着脸偏过头,懒懒地注视着这不知道是第几个上来献殷勤的男人。

   看着猎物一点拒绝自己的意思都没有,男人笑了笑:“奈布▪萨贝达。”

   两人的自我介绍简洁明了,玛尔塔看着身旁侧自称“奈布萨贝达”的人,不由得低下头勾起嘴角——与奈布在角落里注视了她一晚几近相同,在玛尔塔刚进酒馆坐在吧台前时,她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坐在角落昏暗灯光下的英俊男人。不得不说,比起先前搭讪她的几个白面奶油小生,这个独自饮酒的男人更符合她的胃口。

  孤身一人的玛尔塔需要一点调味剂来给这漫漫长夜加点料。

  于是她便挑了一个侧对着目标的位置坐下来,修长的双腿优雅地叠起。黑色高跟配上烟灰色包臀短裙,玛尔塔微微侧过身向着角落里的男人设下了圈套。

   就像奈布萨贝达为灯光下独自一人的玛尔塔设下了陷阱一样。

   两人之间的沉默并不尴尬,在玛尔塔低下头轻笑的时候,奈布也撑着头打量着她。

   他注视很久的猫咪化着精致的妆容。与奈布平日里见到的化着淡妆装可爱清纯的女孩子不同,他的玛尔塔妆容艳丽,却又区别于那些酒吧里与人肆意调笑的女子,玛尔塔浑身散发出的气质让她在妩媚中多了一丝沉稳。

 他的目光流连在身旁人身上——从精致盘起的发髻到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眸子再到那从一字领口露出的白皙锁骨,最后滑到涂了暗红色口红的微微向上弯起的双唇,奈布萨贝达毫不掩饰地舔了舔嘴角。

 “请问美丽的贝坦菲尔女士,不知在下有没有那个荣幸请您喝一杯酒?”

 “当然。”似乎是提前知道了男人心中所想的女子抬眼看着他,“如果先生愿意请我小喝一杯,我自然是满心欢喜。”她轻轻吸了一口烟,然后凑近奈布缓缓地吐出烟圈,“奶油味,喜欢吗?”

  “当然,只是没想到独自喝酒的女士会喜欢这种口味。”

  “因为毕竟是女孩子嘛——选择香烟也要像选择甜点一样。”

  说话间,调酒师将一杯缀有甜蜜奶油和小巧樱桃的鸡尾酒轻轻放到两人之间。奈布萨贝达见状,笑着把酒杯往身侧人的方向推了推。

  “Angle′Kiss,口感甘甜柔美,我相信热爱甜食的美丽小姐一定会对它倾心。”

  “哦?”玛尔塔拿着那杯精心点缀的鸡尾酒也不着急着喝。

   她把酒杯慢慢转了一圈,眼睛却暧昧地注视着面前的男人:“我可是觉得这杯酒更适合恋人之间,这是不是意味着萨贝达先生对我有所什么表示?”她朝奈布眨了眨眼睛,然后取下那颗缀在奶油上的红艳樱桃,用嘴含住,揽过奈布脖颈,身体前倾,吻了下去。

   奈布萨贝达也不拒绝。

  初次见面的两人坐在酒馆暧昧昏暗的灯光下像是热恋中的情侣那样热烈拥 吻着,拥抱轻抚着对方。

  但当奈布将手放在了玛尔塔大腿上轻揉时,玛尔塔推开了他。

“点到即止。”她这么说着,两人微微喘着气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因为刚刚经历了缠绵的舌吻,女子的脸微微泛红。她伸出拇指轻轻拭去嘴角溢出的点点液体,似笑非笑的表情配着被奈布蹭出双唇边界的口红,在灯光下更加显示出勾人的魅力。

  奈布吞了吞口水。

  见着面前人毫不掩饰地神色,玛尔塔拿起酒杯小小尝了一口。

 “我更想在更进一步的关系层中与萨贝达先生共饮这杯酒。”她拿出口红补了补因为激吻而有些脱落的唇色,然后扳过奈布的脸,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个肆意暧昧的唇印,“如果先生也有这个意愿的话——”玛尔塔取了吧台上供应的一张面巾纸,用口红毫不心疼地写下自己的电话和家庭住址,然后抬手对着擦拭高脚杯的调酒师招了招:“一杯Sexy Beauty,给这位先生。”

  “这杯我请。”

    她把那张面巾纸折叠好,塞进了奈布的上衣口袋。

    奈布抓住她的手,轻轻捏了捏:“等我。”

  “……”

   玛尔塔轻轻抽出手,拿起包起身。

  在走到酒馆门口时,她回过头,朝着这个一直注视着她的男人眨眨眼,轻笑道:

 “等你。”

如果明天就是生命的终结,我会写一封遗书,配上一枝玫瑰,把它们扔进燎燎火光。
我会喝一杯呛喉的烈酒,种下一株颠茄,在风的呜咽中自崖边一跃而下,沉入最暗最寒冷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