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半夏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涨粉

我流特蕾西
【放开监管者!我来溜!】
有次开局遇厂长被迫溜了五台机
【专心破译!】

今日也是:
让我看看是谁又在爆机了【红眼】

唔咦咦咦咦佣机真好吃
幸福地晕了过去×

决定了!就是它!
等我闲下来,就来篇黄杰律的文!!!
1.
英国皇家海军莱利
探索海神波塞冬宝藏被诅咒的海盗哈斯塔
前海盗现被招安但是准备找个好时机取得由皇家海军掌控的藏宝图然后反水叛变的海军杰克
2.
实验研究生化人哈斯塔
地下科学家莱利
资金资助者杰克

先存个脑洞
感觉这两篇……都会是巨型天坑

【监管者莱利×求生者莱利】【双律】【沙雕脑洞】

※深夜果然是灵感的温床,在微弱的手机屏幕光芒照亮不了的角落,潜藏着怎么样的丑陋的怪物和美艳的女妖?
※无尽而深沉的黑暗给以我慰藉。

※开个脑洞
※双律
※文段中
              【监管者弗雷迪莱利】称为【弗雷迪】
              【求生者弗雷迪莱利】称为【莱利】
※【毒蛇与孔雀之间的对决×】


【监管者莱利】×【求生者莱利】
※监管者弗雷迪
※求生者莱利
 

   “……真是可笑。”
    莱利被人死死掐住脖子抵在残破的矮墙上。
   面前袭击他的人与他长着别无二致的面庞,梳着同样一丝不苟的头发。
  
   当最后一台密码机被解开时,刺耳的防空警报响彻了这整片破败的区域,干瘦的乌鸦被惊起,腾飞在仓皇逃窜的求生者之间。求生者弗雷迪莱利,是在这时才看见这局游戏里迟迟没有露脸的监管者。
   将扣子扣到顶端的整洁白色衬衫,被擦拭得干净透明的银色圆框眼镜,紧紧抿起的嘴角和深茶色的双眸。
  若不是知晓自己的家事背景,求生者弗雷迪莱利几乎就要以为他是不是在这个恐怖地猎杀游戏中相认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
  可是眼前的人,很显然并不是来上演兄弟相认的感人戏码。那些腾飞的乌鸦停驻在了他的脚边,他的肩上。他手持短刃向自己走开,茶色眼眸中有着难以遮盖的嗜血红光。
  或许,这个人就从来没有想过掩盖自己的身份。
  “你……是谁?”求生者弗雷迪莱利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他看着眼前与他一模一样的人陷入了巨大震惊,竟然忘记了逃走。
“很明显,我认为现在并不是你问这种蠢笨问题的时候——”眼前的人冷冷开口,他的脸上挂着嘲讽似的笑意,如同一条对猎物虎视眈眈的毒蛇,“还是说另一个我在那群愚蠢低劣的求生者中混久了,连引以为傲的大脑都被感染到腐朽了?”毒蛇盘踞着,摆出攻击姿势,朝可怜的猎物先生露出了毒牙,“我才你现在心脏跳动得已经快要从你只会吐出女士的无用问题的嘴里蹦出来了,不是吗?”
    莱利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他看着眼前与他一模一样的人,陷入恐惧的颤栗中。“逃”他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地尖叫着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与初次见面的人这样说话,还真是失礼。”尽管如此,孔雀先生还是硬生生地压下来想要疯狂逃离面前这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人的想法,“难道你突然看见了与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时,心里就不会有一丝好奇吗?”他努力地忽视掉激烈的心跳声,挺了挺背脊,好让自己看起来强势一些。
  “呵。”
   监管者冷笑了一声。“好奇可是会害死猫的,先生。”弗雷迪扶了扶圆框眼镜,带着讥讽的笑意看着他,“而且我想,此刻先逃离这里,等这场猎杀游戏结束后再探索真相也不迟。”
   “……”莱利被噎了一口,有些气恼地瞪着眼前出言挑衅他的另一个自己。狡猾的求生者此刻不是不知道面前的人的危险性——他身边聚集的乌鸦,手中雕刻着莱利家家纹的短刃和藏不住的嗜血红光的双眸,都在告诉莱利这个人的危险性。
   莱利摸了摸腰间别着的信号枪,在心底默默盘算着在对他开枪后,能为自己争取多少的逃生时间。
   可是面前的毒蛇像是知道莱利在计算什么一样——弗雷迪猛地向前一步,拿着短刃的左手狠狠地在求生者胸膛上划下一刀,又揪着他的领子,一个膝击,毫不温柔地击中了他柔软的小腹,然后趁莱利痛的弯下腰时,踢掉了莱利手中握着的信号枪。
   “弱。”
   弗雷迪掐着莱利脖子,把他抵在脏兮兮的残墙上,冷淡地吐出一个字。

【他们×你】当你要退游时他们的反应◆砂糖橘◆

※不是刀不是刀不是刀【高亮】
※之前疯狂发刀的补偿
※继续日常满篇口水话
※文笔十分沙雕了
※求轻锤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涨粉求评论求推荐
※大概是期末考前的最后一更
※等七月十三号考完后,我就爆更×




1.【弗雷迪莱利の场合】
“今天的饭后甜点想要吃点什么?是嫩滑的焦糖布丁还是甜蜜的马卡龙?”
   当你思索好久,终于把你想离开庄园的想法支支吾吾地告诉面前的人时,这位上等人并没有你意想之中的震惊、沮丧或失落难过,他还是用一如既往平缓而温柔的语调轻声细问你今天想要选择哪种可口的饭后甜点,仿佛你刚刚对他说的话并不是离去之意而是如往昔对他的依赖和撒娇。
  “莱利先生!”你有些不满他的反应,微微蹙起眉,“我没有再问今天的甜点,我是在说我想离开庄园!”
“……离开庄园?”弗雷迪莱利看着你气鼓鼓地样子,微微笑了起来,“然后离开我是吗?”上等人先生伸出食指轻轻地戳了戳你软软的脸蛋,眼中的笑意并没有因为你想要抛下这里一切的想法而退减半分。
  “我亲爱的小姐,请问是谁给你的错觉你可以离开这个地方远离我的一切?”律师先生扶了扶银色圆框眼镜,略微收敛了几分笑容认真地看着你。
   你被他的话噎了一下,疑惑地看着面前比你高了一个头的男人:“喂喂喂你是哪里来的自信说这句话的?”
   面对你的质问,莱利倒也不恼。他慢条斯理地为你到了杯热乎乎的丝滑可可牛奶,又按照你的喜好,在里面放了一些软软的棉花糖。
  “凭你触犯了法条。”
   律师先生把这杯温暖的可可塞到你的手中。
  “……”你一脸懵地看着他,“等等莱利先生,我并没有触犯任何——”
  “盗窃罪。”上等人打断了你的疑问,慢慢地绕道你背后,“您早以犯下了盗窃这个罪名,根据法律条文,盗窃时涉嫌数额巨大或者有特别严重的情节,您将会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弗雷迪莱利从你身后伸出双手把你圈在他的怀里,“您觉得,您现在还有机会离开这里吗?”
   “等等,我从来没有偷窃过别人东西!”你捧着香甜的可可气鼓鼓地皱起鼻子,“这是诬陷哦律师先生!”
  “呵。”他低声地笑了一下,“我可是有确凿的证据来指控你的罪行的,尊敬的女士——”
   “——我可是清楚记得,是你盗窃了我的心。”
胸有成竹的律师逐渐收紧环抱着你的双臂,把你紧紧地禁锢在他的怀里。“法官将宣判你面临无期徒刑。”他微微低头,把下巴抵在你的发顶蹭了蹭。
   “不过弗雷迪莱利的法律条文和其他的略有不同。”莱利如此说道,声音自信沉稳,带着让人不禁沉沦的魔力。“你在犯下这项罪名后,将永远也不可得到和执行离开我的权利。”
  “这是独属于弗雷迪莱利法令的终身监禁”

2.【奈布萨贝达の场合】
  “不准。”
   不出你所料,在你对奈布萨贝达委婉地表达出你想离开这里的意思后,这为沉默坚韧的雇佣兵立刻表明了反对态度,并且死死地抓住了你的手腕,生怕下一秒,你就会从他的身边逃离。
  “嘶——”
   由于在军队中服役过,奈布浑身布满具有力量的肌肉线条,他的手掌宽厚而布满因长时间接触各种武器而留下的老茧,虎口处还留着一道暗红色蜿蜒的伤疤——那是在一场激烈的战争中,被引爆的炸弹在他身上留下的烙印,当时破碎的锋利碎片狠狠地在雇佣兵的虎口处划拉出一道深深的伤痕。从那以后,奈布萨贝达就经常无意识的摩挲着这道狰狞的伤疤以提醒自己要随时保持警惕。
   雇佣兵先生的力气对你来说的确大很多,你低头有些苦恼地看着自己被紧紧抓住的手腕,一阵钝痛感袭来,让你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你先放开我,萨贝达,我手疼。”
  可是面前的人并没有以前那种小心翼翼疼惜你的意思,相反,佣兵先生紧握住你的手腕,把你往他的方向用力一扯——
   你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跌进他的怀抱里。
   奈布萨贝达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和有些辛辣的硝烟味,这些味道总是能安抚你从梦魇中惊醒后的恐慌情绪。你十分喜欢这种味道,所以这次被猛地拉入他的怀中后,你也只是挣扎了两下,然后放任自己沉沦在他温暖的怀中被他的独家气味包裹。
  “……糟了,突然不想走了。”
   你趴在他的怀里闷闷地想着。
  “不准你离开。”这个紧紧抱着你的男人把头埋在你的颈间闷闷地说着,“奈布萨贝达是个懦弱的家伙,他讨厌战场,你知道吗,曾经在无数个夜晚,他都会梦见那些熊熊燃烧的烈火、穿过身体的子弹和一个接一个倒下的同伴,他经常在梦中同伴们凄惨的叫声里惊醒,冷汗布满额头。”
  “但是自从遇见你之后,他变得勇敢起来,至少他不会如同过去一样在梦中的战场上因目睹那些堆积得高高的尸体而绝望颤栗了,因为他知道那只是梦,属于过去的梦。现在的奈布萨贝达,可以为了你不再做一个懦弱的逃兵,他可以为你冲锋陷阵——”
  “——所以,不要离开我好吗?”
   他声音嘶哑低沉起来。
   你有些心疼地回抱住眼前高大的雇佣兵,闷闷的应了一声:“嗯,不会走的。”
  “永远也不会。”
   然后,一吻缄口。

翻了翻个人主页……发现开了好多坑
怕是要填坑填到头秃……
灰烬,玫瑰,瓷,人鱼,如何让同僚相信我是钢铁直男的沙雕二三事,双人模式,the curse,青柠,【他们x你】系列……
【感觉肝部隐隐作痛JPG.】

【all律】The curse(1)厂律の场合「上」

※沙雕作者又开新坑
※日常满篇口水话
※第一章是厂律solo,第二章是佣律,第三张是杰律
※此系列就清水向不开车了
※存在大量单箭头
※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推荐求涨粉求评论



1.
  弗雷迪莱利是个无可救药的可怜虫。
  这个外表风度翩翩彬彬有礼的高傲孔雀,骨子里住着一个胆小懦弱的灵魂。
  他追名逐利,渴望坐在铺着上等绸缎和柔软天鹅绒的华贵雕花木椅里端着细细描绘着玫瑰的镶边白釉茶杯小口小口地细细品着上好的祁门红茶。他曾一遍又一遍地蔑视爱情,把它看做是金钱社会的附属品甚至是累赘。饱览群书的弗雷迪把这种复杂辛酸亦或甜美的情感称作人类社会进步过程中用来保障生殖繁衍的工具。
  “我不需要这种东西。”律师先生的身边不是没有那些恩恩爱爱的鸳鸯们,但似乎是无论再甜蜜动人也引诱不了这位上等人向往利益的心,“我是律师,律师这种职位不需要过多的情感,爱情对于我来说只是个无用的拖累。”
  也许是当初年少的弗雷迪在内心说这话的声音太大了,惹恼了爱神阿芙罗狄忒,这位掌管爱与美的女神发誓不会让他如愿好过,并对他立下了诅咒。
  “你眼中所停驻之人永远也不会爱你。”爱神这样说着,“你只能身陷困顿于无休止境的可悲相思中,卑微得如同尘土里的匍匐野花,在你骨子里的矛盾与懦弱里萌生出扭曲的执念。”
   如果神明真的存在,那么弗雷迪不由得想为这位掌管美与爱的神灵鼓鼓掌。
  “你赢了,我承认我争不过你。”
  弗雷迪莱利合衣躺在慢慢注水的浴缸里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天花板。
2.
  那一年,德文垂郡迎来了一位落魄的先生。
  他穿着已经有些半旧的白色衬衫和黑色的西装裤,裤脚因为反复搓洗、摩擦而有些泛白,并隐隐起了毛边。这位年轻的先生手提着一个小巧的行李箱,他的行李并不多,浑身的穿着打扮已经昭示了这个青年有些拮据的经济状况,但他的衣着却并不因此而肮脏粗鄙。相反,即使是被半旧的衣裳包裹着,这个青年的周遭气质也是那么的骄傲凛然。他背脊挺得笔直,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整个人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但脸上架着的那副银边圆框眼镜却又在凌厉的美感中为他添上了彬彬有礼的儒雅气质。
  弗雷迪莱迪,这位骄傲的孔雀在经历了家道中落和几场惨败的官司后,依旧保持着曾出身于上流社会的骄傲与自满。社会的磨难和经济的拮据并没有使他灰心丧气,相反,他却因为这些苦难愈发地踌躇满志起来。
  “总有一天,我要重新回到那个豪华宽敞的府邸。”这位野心勃勃的青年在德文垂郡的第一个夜晚,顶着带着彻骨凉意的夜风对着天地发誓,“我要坐在温暖的炉火旁慢慢品着醇香的咖啡,我要坐在价值不菲的钢琴前独奏一首小调,我要漫步在开满蔷薇和风铃草的庭院间吟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
  他一边在德文垂郡重新拾起了律师饭碗,一边又为那些对于理财一窍不通的当地人担当家庭理财顾问。
  生活就这样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凭借着年少时受过的良好教育和聪慧冷静的头脑,弗雷迪莱利渐渐在当地小有名气起来。但野心勃勃的上等人并不甘于现状。
  “不够,不够。”他焦急地说着,在住宅里来回踱步,“这样花费的时间太漫长了,我根本消耗不起。”弗雷迪是这样的焦急,仿佛身后是有什么可怕的怪物在追赶他一样,只要他稍稍迟钝,那些属于他的时间青春就会被吞噬得一干二净。
  于是这位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孔雀,把目标锁定在了当地的富豪,里奥贝克一家。
3.
  这是爱神的诅咒。
  在德文垂郡,弗雷迪莱利的家庭理财顾问的身份比他的律师身份还要出名一些——尽管律师才是他的主业。他四处张贴着关于理财的广告,利用法学知识来钻当时尚未十分完善的法律的空子来帮助顾客们短时间盈利,人们的口口相传再加上他时不时地张贴广告派发名片,所以当里奥贝克主动找上门来向弗雷迪咨询时,弗雷迪显得毫不意外。
  “您好。”
  弗雷迪彬彬有礼地接待了他。猎物先生身材魁梧高大,五官是典型的欧洲人那样深邃,他生的还算英俊。与弗雷迪那种苍白俊秀不同,里奥贝克是浓眉大眼的那种俊气。虽然通过了厂长先生的不懈努力让贝克家逐渐富有起来,但他在富有之后并没有如同当时的那些富贵人家一样注重保养。因为长期干活的缘故,里奥的浑身上下充满了具有力量的流畅肌肉线条,他的肤色呈健康的小麦色,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热情开朗,但又与同龄人的跳脱不同,里奥的早当家使他宽厚的身影更加稳重、可靠。
  “莱利先生不必客气。”里奥在来之前就已经听闻了这位优秀的理财顾问来自繁华的伦敦富人区,是位家道中落的上等人。十分重视人与人第一印象的厂长先生为了保持良好的形象,不得不把平日里对街坊邻居带着爽朗笑声的寒暄收敛起来。他努力模仿着刚刚弗雷迪接待他时礼貌有加的样子,整个人却因此显得有几分滑稽拘束起来。
  在里奥模仿着上等人礼仪时,这位曾经的上等人正在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弗雷迪的视线从里奥挂着拘谨微笑的脸一直缓缓下移,划过做工良好的衬衣与马甲和熨烫地平直的西装裤到擦得锃亮的深褐色皮鞋——这些可都是里奥为了在上等人面前保持好印象而特意新购买的,即使工人家庭出身的里奥并不喜欢这幅文绉绉的打扮。可殊不知,这幅在里奥和旁人看来都很得体的打扮,却让弗雷迪心底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落魄的孔雀想着自己衣橱里那些洗的发旧泛白的衣裳,再看看面前装扮得儒雅有礼的里奥,心底直冒酸水。
  “贝克先生不必强行拘谨。”尽管如此,弗雷迪还是保持着令人舒心的礼貌微笑说道,“还请在这耐心稍等片刻,我去为您取些必要的资料表格。”说着,他便取了一个精致的茶杯为里奥倒了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哼。”
   他在把红茶递给里奥时,在鼻腔里微微发出了不屑的冷哼声。“下等人就是下等人,再怎么装扮,身上那股廉价的土腥气都是遮盖不掉的。”他这样想着,默默地在心中把挂着一脸拘谨滑稽笑容的里奥默默鄙视了一番,希望借此可以找回一些微妙的平衡感,但当目光再次触及里奥脚上那双做工新颖的皮鞋后,又感觉更加不忿起来。

【深夜飙车】
↑其实只是骑个老年三轮车在秋名山车道上耍漂移×
【cp:】黄律(哈律)/杰律
虽然杰律戏份较少但还是不要脸地打个杰律和第五人格杰克的tag(占tag万分抱歉)
【主题大概是嘿嘿嘿的时候恋人喊了别人的名字】
【囚禁注意※】
【莱利继续惨兮兮注意※】
【莱利记忆出问题了是因为章鱼王小哈把他囚禁并疯狂灌药×】
【因为章鱼王还没有上正式服(那个海神皮肤我抽不到),所以……大概此篇的章鱼王重度ooc】
【杰克全程绿的发亮】
【绿成天边的那道最亮的绿光×】
【杰克:你等等,我先换个绿纹大触或者浅叶爵的皮肤】
【大概……会有下篇,我们的绿纹大触出场怒怼情敌抢老婆×】

【最后(不要脸的高亮)】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评论求推荐求涨粉啵~♡

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用的眼药水推荐一下
我觉得我要瞎了嘤嘤嘤嘤
嘤嘤怪!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