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患者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涨粉
超级杂食

【双人模式】(1)(杰律/佣律)(砂糖向)

※这篇是之前答应一些大可爱们要写的那篇“我是在做梦吗?为什么我的偶像躺在我旁边!?”
※砂糖向,无刀放心
※杰律和佣律在我沙雕文之外的文里终于可以不互虐了!莱利也终于可以不用受伤了嘤
※满篇口水话求轻锤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评论求推荐求涨粉
※emmmm……再次激情开新坑
※但是放心!旧坑不会填(划去)不会坑的!

【专属于我们的双人模式】

“是我还没睡醒吗?我的偶像怎么会躺在我身边!”
           ——「莱利日记,5月26日,晴」

1.「是惊喜还是惊吓!?」
   弗雷迪莱利觉得今天的睁眼方式有点不对。
   一如既往地穿着印了可爱白色小兔的棉质睡衣,一如既往地在熬夜码字写文后投入柔软的床铺的怀抱,一如既往地在上午九点叮叮当当的闹钟声醒来,一如既往地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再一如既往地伸出手想要去摸放在枕边的圆框眼镜,但是这么多的一如既往却没有带给莱利一如既往的生活——他的手在摸索的过程中,“啪”地糊上了一个人的脸。
    “……!!!”
莱利的手在原处僵了一下,脑内瞬间刷过了一些“独居人士惨被潜入房间的歹徒杀害”可怕新闻。然后他像触电般的缩回手,原本因睡眠不足还有点的脑袋瞬间清醒过来。这位受到了不小惊吓的独居先生猛的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想与旁边不知何时出现的不明人士拉开距离,却因为动作幅度过大,一激动就滚到了床下。
“……”
他仰面躺在冰凉的木制地板上,有点发懵——
“你醒了?”
一张俊秀的熟悉面庞,从床上探出。带着莱利还为完全清醒时糊在他脸上的巴掌印。
“清醒过来了就从地上起来吧,然后——你能告诉我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吗?”

2.
     莱利端了两杯热气腾腾的可可牛奶走到洁白简约的方形餐桌边。
   “给。”
他把其中一杯放到了这个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床上的男人面前,然后拉开椅子坐下。
弗雷迪莱利可不是什么狂热追星族,作为小有名气的作家,他大把大把的时间都在书籍和键盘敲击声度过,但这并不代表他对娱乐圈的事一无所知——现在正坐在他面前低头小口抿着可可,穿着丝绸质感玫瑰粉睡袍的家伙,是当今人气超高的一线明星杰克。
而且是莱利比较喜欢的明星。
但若是这样就定义弗雷迪莱利是杰克的小迷弟就太武断了,莱利对于他的欣赏,还没有到崇拜的地步——准确来说,这位作家先生没有崇拜过任何人,也不可能崇拜任何人。
更何况……
莱利拿起夹子慢条斯理地向热乎乎的可可里放入几块软软的棉花糖。
这位半个偶像先生一个小时前脸上顶着浅红的巴掌印一脸严肃地要莱利解释清楚这是什么情况。莱利想到这里,放棉花糖的手就一顿。
然后就是一阵鸡飞狗跳。
当时作家先生是怎么反驳的呢?
“杰克先生倒是有趣。”当时莱利躺在地板上,还没从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就被杰克类似于审讯犯人的问题问得一阵窝火,“你自己莫名其妙地爬到了我床上,还让我来解释情况?我倒是想问问您。”烦躁警惕的独居人士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拿过了放在床边的眼镜戴上,“一位明星半夜流进一位可怜人的家中是想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被人质问反驳的明星先生倒也不恼,他随意地坐在床上看着面前穿着可爱兔子印花睡衣有些炸毛的人,“我还以为你是把我绑架了。”
“……我现在完全可以以私闯民宅和诽谤打电话让警察将你逮捕。”

然后就是两人在那里反驳和相互反驳。等一切结束后已经快要十一点了,初夏的阳光透过那扇巨大的干净地几乎透明的落地窗洒了进来,两人就这样对坐在一片鹅黄色温暖的光芒中,手里各端着一杯热可可,如果抹去他们之间的警惕而尴尬的气氛不看,这幅画面像极了是在日韩纯爱少女漫画里摘出来的一样。
莱利不知道在放入了第几个棉花糖后终于放下了夹子,一手撑着脸一手拿着一个小巧精致的茶勺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搅拌。他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他可不相信什么一觉醒来就莫名其妙地在另一个地方了这种鬼话(至少在莱利看来是这样),现代社会,哪里来的这么多奇妙事件?他撇撇嘴,抬眼看了看正对面同样在想事情的大明星。
介于这位先生的身份和自己的事业,作家先生决定把这件事私了。他举起可可喝了一口,杯子里腾升起的热气给眼镜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雾。
“或许我应该找人把门锁换一下了,再加个防盗链。”莱利这么想着,在心中回忆起来自己所熟知的门锁店家的电话号码,并没有察觉对面的人也在偷偷打量他。
  这位作家生了一副好皮囊。不同于杰克能令女孩子们瞬间着迷的带着些邪气的英俊面庞,弗雷迪莱利五官清秀帅气,皮肤白皙,一副圆框金边眼睛架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更是为人平添了一副富家少爷的贵族气派,却不显得纨绔。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那样彬彬有礼,就连刚刚带着烦躁与杰克争执时也是没有放下过礼仪,让人无端想起了过去那些手握金属雕花手杖的英国绅士。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沉寂尴尬。
  杰克收回打量对方的目光,放下杯子,掸了掸方才在床上有些压皱的丝质睡袍。“我为我刚刚的失礼感到抱歉。”他轻轻勾起嘴角,朝对面思绪都不知道跑到哪个太空去的人抬了抬下巴,完全看不出有一丝的抱歉之意,“如果你在思考要不要换掉门锁以防有下次类似的情况发生,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一点,我是一觉醒来就在你身边了,并不是像个粗鲁的下等人撬门锁翻进来的。”
  “二点是”杰克朝莱利伸出手,比了一个“二”的手势,“我发现我无法离开你太远。”
  “……”
  莱利刚想张口反驳杰克说的第一点,就被第二条理由堵的说不出话来。他狐疑地打量了这位穿着骚气粉色睡袍的明星先生一眼,有些不自在的往后仰了仰。
  “这……”饱览群书想象力丰富的作家先生瞬间脑补出了一堆断背之恋。他表情有些古怪地不自然地笑了笑,“杰克先生这是什么话?我们似乎是第一次见面吧?”
  “……”
  杰克觉得额角有些抽搐,他看着莱利一脸警惕的样子和古怪的表情感觉有些无奈。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揉了揉额头,双手交叉托着下巴,“我是指——”
“我不能离开太远,大概三米的距离就是极限了,然后再怎么走都走不动,就像是碰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壁一样。”他看着面前一脸写满“震惊!扯淡!鬼话!”的相信科学的作家闷声笑了一下,开口嘲讽道,“不然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在这里呆到等你醒来让你解释情况?”

评论(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