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患者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涨粉
超级杂食

【他们×你】当你要退游时他们的反应◆砂糖橘◆

※不是刀不是刀不是刀【高亮】
※之前疯狂发刀的补偿
※继续日常满篇口水话
※文笔十分沙雕了
※求轻锤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涨粉求评论求推荐
※大概是期末考前的最后一更
※等七月十三号考完后,我就爆更×




1.【弗雷迪莱利の场合】
“今天的饭后甜点想要吃点什么?是嫩滑的焦糖布丁还是甜蜜的马卡龙?”
   当你思索好久,终于把你想离开庄园的想法支支吾吾地告诉面前的人时,这位上等人并没有你意想之中的震惊、沮丧或失落难过,他还是用一如既往平缓而温柔的语调轻声细问你今天想要选择哪种可口的饭后甜点,仿佛你刚刚对他说的话并不是离去之意而是如往昔对他的依赖和撒娇。
  “莱利先生!”你有些不满他的反应,微微蹙起眉,“我没有再问今天的甜点,我是在说我想离开庄园!”
“……离开庄园?”弗雷迪莱利看着你气鼓鼓地样子,微微笑了起来,“然后离开我是吗?”上等人先生伸出食指轻轻地戳了戳你软软的脸蛋,眼中的笑意并没有因为你想要抛下这里一切的想法而退减半分。
  “我亲爱的小姐,请问是谁给你的错觉你可以离开这个地方远离我的一切?”律师先生扶了扶银色圆框眼镜,略微收敛了几分笑容认真地看着你。
   你被他的话噎了一下,疑惑地看着面前比你高了一个头的男人:“喂喂喂你是哪里来的自信说这句话的?”
   面对你的质问,莱利倒也不恼。他慢条斯理地为你到了杯热乎乎的丝滑可可牛奶,又按照你的喜好,在里面放了一些软软的棉花糖。
  “凭你触犯了法条。”
   律师先生把这杯温暖的可可塞到你的手中。
  “……”你一脸懵地看着他,“等等莱利先生,我并没有触犯任何——”
  “盗窃罪。”上等人打断了你的疑问,慢慢地绕道你背后,“您早以犯下了盗窃这个罪名,根据法律条文,盗窃时涉嫌数额巨大或者有特别严重的情节,您将会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弗雷迪莱利从你身后伸出双手把你圈在他的怀里,“您觉得,您现在还有机会离开这里吗?”
   “等等,我从来没有偷窃过别人东西!”你捧着香甜的可可气鼓鼓地皱起鼻子,“这是诬陷哦律师先生!”
  “呵。”他低声地笑了一下,“我可是有确凿的证据来指控你的罪行的,尊敬的女士——”
   “——我可是清楚记得,是你盗窃了我的心。”
胸有成竹的律师逐渐收紧环抱着你的双臂,把你紧紧地禁锢在他的怀里。“法官将宣判你面临无期徒刑。”他微微低头,把下巴抵在你的发顶蹭了蹭。
   “不过弗雷迪莱利的法律条文和其他的略有不同。”莱利如此说道,声音自信沉稳,带着让人不禁沉沦的魔力。“你在犯下这项罪名后,将永远也不可得到和执行离开我的权利。”
  “这是独属于弗雷迪莱利法令的终身监禁”

2.【奈布萨贝达の场合】
  “不准。”
   不出你所料,在你对奈布萨贝达委婉地表达出你想离开这里的意思后,这为沉默坚韧的雇佣兵立刻表明了反对态度,并且死死地抓住了你的手腕,生怕下一秒,你就会从他的身边逃离。
  “嘶——”
   由于在军队中服役过,奈布浑身布满具有力量的肌肉线条,他的手掌宽厚而布满因长时间接触各种武器而留下的老茧,虎口处还留着一道暗红色蜿蜒的伤疤——那是在一场激烈的战争中,被引爆的炸弹在他身上留下的烙印,当时破碎的锋利碎片狠狠地在雇佣兵的虎口处划拉出一道深深的伤痕。从那以后,奈布萨贝达就经常无意识的摩挲着这道狰狞的伤疤以提醒自己要随时保持警惕。
   雇佣兵先生的力气对你来说的确大很多,你低头有些苦恼地看着自己被紧紧抓住的手腕,一阵钝痛感袭来,让你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你先放开我,萨贝达,我手疼。”
  可是面前的人并没有以前那种小心翼翼疼惜你的意思,相反,佣兵先生紧握住你的手腕,把你往他的方向用力一扯——
   你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跌进他的怀抱里。
   奈布萨贝达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和有些辛辣的硝烟味,这些味道总是能安抚你从梦魇中惊醒后的恐慌情绪。你十分喜欢这种味道,所以这次被猛地拉入他的怀中后,你也只是挣扎了两下,然后放任自己沉沦在他温暖的怀中被他的独家气味包裹。
  “……糟了,突然不想走了。”
   你趴在他的怀里闷闷地想着。
  “不准你离开。”这个紧紧抱着你的男人把头埋在你的颈间闷闷地说着,“奈布萨贝达是个懦弱的家伙,他讨厌战场,你知道吗,曾经在无数个夜晚,他都会梦见那些熊熊燃烧的烈火、穿过身体的子弹和一个接一个倒下的同伴,他经常在梦中同伴们凄惨的叫声里惊醒,冷汗布满额头。”
  “但是自从遇见你之后,他变得勇敢起来,至少他不会如同过去一样在梦中的战场上因目睹那些堆积得高高的尸体而绝望颤栗了,因为他知道那只是梦,属于过去的梦。现在的奈布萨贝达,可以为了你不再做一个懦弱的逃兵,他可以为你冲锋陷阵——”
  “——所以,不要离开我好吗?”
   他声音嘶哑低沉起来。
   你有些心疼地回抱住眼前高大的雇佣兵,闷闷的应了一声:“嗯,不会走的。”
  “永远也不会。”
   然后,一吻缄口。

评论(24)

热度(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