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患者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涨粉
超级杂食

【白赤】杀害恋人的那一天

※深夜发刀!
※文笔日常让人一言难尽emmmm……
※满篇口水话求轻锤
※人物ooc注意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评论求推荐嘤

【红细胞老化后,易导致血管堵塞,所以会自动返回骨髓深处,由白细胞负责销毁;或是在经过肝脏时,被枯否细胞分解成为胆汁。】

1
  “所以啊……”
   她把自己所负责的最后一篮养分费力地递给新生的年轻细胞后,长叹了一口气。
  “也不是抱怨什么的啦——只是稍微有些不甘心呢……”已经不再似年轻时一样充满活力的红血球抬手摸了摸自己已经长了些许皱纹的面颊,“这么快就老化的话,也不能像往常一样与大家为这具躯体工作了吧。”
  与她并肩走的是位穿着白色战斗服的青年。
  青年表情肃穆,在身旁人喃喃自语时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微微偏过头注视着她——相反,青年的目光一直盯着地面的某处,眼神悲伤而复杂。
  “……最后一次。”无论遇见什么事都持着乐观态度的女子轻轻拉住了青年的衣角,“您知道的,认路对于我来说总是一件麻烦事——”她故意拉长音调,微微鼓起了脸,尽量模仿平日里轻快的语调,想微微缓解此刻的气氛,却又因无法逃避的现实和即将发生的事,在本来就凝重得让人说不出任何多余话语的场景中平添了几分悲凉的色彩。
  “嗯。”
  得到了身边人的回应后,编号为AE3803的红血球终于松了口气:“比起被枯否细胞先生分解,我更想去骨髓……带路的话,就拜托您了。”
  “嗯。”
   他们一起并肩走过昔日已经把犄角旮旯都逛遍了的街道,欣赏着这似乎永远也不会看腻的光景,又像往常般在街角买了杯热乎乎的红茶。
   一杯茶,两根吸管。
   青年习惯性地根据身旁人的喜好向茶里加入了两勺半的细绵砂糖,然后搅了搅,盖上盖子,插上吸管,递到她的嘴边。
  “谢谢。”
   她小小地喝了一口,红茶茶温不高不低,甜度也是平时自己偏爱的程度,丝丝绒绒地透着来自恋人的关心。
   一切都是熟悉的感觉,但是偏偏就是这让人忍不住沉溺的熟悉感让她感到鼻尖发酸。
   红血球姑娘压了压帽檐,低下头吸了吸鼻子,希望能够借此忍住在眼眶中打转的热意,却依旧没能阻止咸涩的液体一滴一滴地掉落到胸前那只为她举着红茶的手上。
“抱……抱歉——”AE3808有些窘迫地想要擦去滴在那手上的泪水,却不料一时动作过大,将杯中冒着热气的茶水溅出来少许,沿着二人的指缝流向掌心,在手腕处浸湿了青年的衣袖。
  “……”
   她终于不管不顾地抽泣起来,然后这压抑的抽泣最终变成小声的呜咽。
  “我在……我一直都在”
  伴随着身旁人的哭泣声,青年一直紧绷的表情终于有了裂缝。他随手把纸杯放到一旁的台阶上,然后笨拙地抱住面前呜咽的人儿,轻轻拍着她的背脊,希望这能平复她难过的情绪,自己的却在她看不见地方嘴角下垂,紧咬牙关,眼眶发红。
   他们在骨髓的入口处难分难舍地紧紧拥抱着,像两个身处寒夜的人一样彼此依偎取暖。
  “白血球先生……”
  “我在。”
   然后他们又放开了彼此,转过头胡乱清理脸上的泪痕,调整自己的表情,收拾自己碎了一地的心情。
  “进去吧。”
  “嗯。”
  “不要难过哦,毕竟这也是工作嘛。”AE3808扯下了自己帽子上的工作编号,郑重其事地放到了面前人的手中。她努力弯起嘴角想挤出一个笑容出来,但脸上的肌肉像是不听使唤了一样。她试了几下,都无法扯出让自己满意的笑容,于是便放弃,干脆踮起脚吻了上去。
   这对恋人在故事终结的地点交换着充满咸涩泪水的亲吻。抛却了往日接吻时的羞涩怯意,他们此刻紧紧拥抱着彼此,撕咬着对方的嘴唇,像濒临死亡的野兽一样呜咽着,疯狂而绝望。
“动手吧。”
“好。”
“………”
“………”
  恋爱故事的结局被从一方身体里喷薄而出的鲜血染成悲凉的鲜红色。故事的最后,这个斩杀细菌和被感染细胞无数的杀手先生终于亲手将绝望的匕首送入恋人单薄的身体中。
“这是工作。”
   他反复地告诉自己。
  却压抑不住刹那间崩裂的心情抱住面前渐渐冰凉的人儿跪坐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哭泣起来。
“这是工作……”

 

 

评论(8)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