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患者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涨粉
超级杂食

【脑洞搞事文】今天的近侍是——(1)

伏见觉得今天整个人都不好了。
事件的起源是前几天在日常巡逻的时候听到了几个女孩子在谈论一款游戏。
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开始,像往常的话伏见是根本不会在意这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天这款偶然听到名字的游戏在他脑海中深深的扎下了根。
叫——
《刀剑『哗——』舞》是吗?
安耐不住不知从何而起的好奇心的伏见终于在一个加班到深夜的日常修仙中,打开了应用程序下载的软件,安装了这款游戏。
但是很显然,对于伏见这种抽卡一定是ssr,吃鸡吃到吐,玩恐怖解密游戏一定是全程无阻碍通关,很轻松地就一发入魂锻出了三日月宗近,明石国行还有鹤丸国永以及一期一振的欧神来说,这种需要脸白需要好肝的游戏的吸引力是不长的。
所以说我为什么会下载这种女性向游戏啊——刀剑拟人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吧。而且,话说这个明石国行为什么和我长得有点像……
收拾好文件后,伏见回到了宿舍,疲惫不堪的准备好好地睡一觉,但是这一觉睡的有些不安稳,感觉会有麻烦的事发生。
果然……
伏见现在头发凌乱的坐在床上瞪着侧卧在地上“嘎吱嘎吱”吃着薯片的青年,因为熬夜而有点犯疼的头更加的不舒服起来。
“喂,你这家伙,cosplay狂魔吗?擅自跑到别人的房间干什么?看来最近scepter4的安保系统很不严啊——”
“哦,阿鲁基早上好啊!起得这么早,不多睡睡吗?”
青年打断了伏见的话,懒洋洋的拍了拍身上的薯片碎屑,从地上爬起来,一副有气无力地样子,让人怀疑他会不会下一秒就倒在地上睡着了。
“初次和阿鲁基在现世见面阿鲁基可能有点不太适应吧……”青年正了正衣裳,“你好,打扰咯。我叫明石国行。请多多关照。姑且算是出自来派祖师的作品吧,基本上没什么干劲。嘛~别对我要求太严格咯——所以……阿鲁基可以把刀从我脖子上移开吗?”
伏见在青年说话的时候跳下了床,念叨了一句“紧急拔刀”后,抽出了『昂』,将其锋利的刀刃抵在了明石的脖子上:“明石国行?哈?你认为我会蠢到相信游戏的人会来到现实?啧……当我是Misaki那样的白痴?”
“……”
“所以说,你这个cosplay狂魔半夜流进屯所的目的是什么。”

Chapter1【今日的近侍是明石国行】
秉承着『永远忠心于主人,永远不能对主人拔刀相向』的原则,明石国行并没有抵抗举动,很轻易地就被伏见制服了,伏见低头看着被五花大绑的明石俊秀的面庞,心底突然烦躁更甚——
  话说这个cosplay狂魔为什么要选择cos明石国行,这张脸光是看着就让人不爽啊。
“阿鲁基——”明石有气无力地开口,“可以换一种绑法吗?这种很不舒服啊……”
  “啧,闭嘴”
  伏见拨通终端,很快就有特务队队员便走进来,拿着异能抑制手铐准备将这个夜袭他们亲爱的伏见先生的cosplay变态狂魔扔进s4的监狱中好好教育一番。
  “这个是——”秋山准备给这个不明青年戴上手铐时,作死好能手道明寺冲了进来。
  道明寺看着被逮捕的青年与伏见相似的面容,感觉心脏似乎停顿了两秒。
  “明……明……明石国行!!!”
  “嗯,你认识?”伏见没好气地侧着头看了看他,“话说你很吵诶,清晨的话就请保持安静啊喂。”
可是现在道蠢寺正处于巨大的震精中,像是没有听见伏见的抱怨似的,指着明石继续大喊起来:“可恶的家伙!!!为什么我战扩永远都捞不到你!!限时锻刀也锻不到你!说!你是不是和5-4的三日月勾结起来了!!”
“……”明石国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看着正被秋山加茂等人拦着的情绪激动的道明寺说,
“因为你脸黑。”
  “……”
   “……”
  “……”
  “……”
  “噗”
  原本因为道明寺而变得吵闹的屋内随着这句话顿时变得诡异地寂静起来,就连心情烦躁的伏见也停止了不耐烦地咂舌。但是寂静持续了不到五秒,被一声偷笑声破功。
  “……啊,秋山山,是你笑了吧?”
  “……并没有”
   一番吵闹过后,特务队终于把这个在他们眼中是cosplay变态狂魔的明石国行成功收监了,中途道明寺曾发表过为什么不相信一下他就是明石国行的提议被伏见的“你是白痴吗?”给无情否决。顺带一提,在被关入监狱时明石拿出了自己的本体双手奉上给了在烦躁地挠着自己左侧锁骨的伤疤的伏见,差点以正大光明妄图袭击伏见先生为由被特务队队员胖揍一顿。
在各种意义上,第一次当近侍总是会困难重重的,明石国行。
  scepter4的建筑装饰可是以豪华而著称,整体风格都是华丽的欧式,外观的装修风格以白色为底,再饰以砂金色为边,两种色调十分和谐的搭配起来,使人恍惚看见了美轮美奂的宫殿般,华丽但不庸俗,十分符合『青之王』宗像礼司的地位和气场。但是——
  华丽总要分个种类吧。
  伏见猿比古此时将双手背在身后,身形依旧如出鞘利剑一样挺得笔直的站在豪华加强版的室长室里略有嫌弃地看着周围的装饰,在第五次报告早晨在男子宿舍发生的事被室长的“盗窃文物是犯罪哦伏见君”的奇怪坚持给打断后,伏见终于推了推眼镜,发出了不耐烦的咂舌音和一句“啰嗦”的小声抱怨。
  “嗯?伏见君是有什么不满吗?”
  “……不……并不——”
  “但是我刚刚的确听见啧的一声了,而且伏见君也似乎说了啰嗦吧?”
  “没有,那是幻听。”经历了早晨的蜜汁事件而心情原本就不怎么好的伏见快要被这个眼前始终重点找偏的上司给折磨疯了。
  氏族弑王的成功率有多大?伏见一边在心中凶狠地想着一边吐槽着室长室的环境,
  ——华丽是华丽,可是为什么要在西式风格的房间里设置一个日式传统的榻榻米??怎么看怎么诡异吧?室长您当时亲自设计的时候脑子是让驴踢了吗?
  “哦呀伏见君”坐在桌后的蓝发紫眸的男人推了推眼镜,“这样想你的上司很不好哦。”
   “……”伏见一怔,拉回来即将如同一直脱缰的野狗飘远的思绪。
  “这把太刀……”宗像礼司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触摸着办公桌上的太刀刀鞘,“伏见君为什么不试试相信他的话呢?”
  “哈?”
   “你是指相信那个人就是刀剑拟人然后从游戏中穿越到了现实的愚★蠢理由吗?”伏见有些惊讶的看着宗像,“室——长——用这种事开玩笑一点一点也不好笑。”
  “很可惜,伏见君,我是一个从生下来就不知道开完笑为何物的人。”
  “……那为什么”
   “这是身为王的直觉。”宗像站起身来,拿着那把太刀绕过办公桌走到伏见跟前,“而且,我也相信如果有什么意外的变故发生,伏见君也一定能成功处理得到完美的结果。”
  “……啧”
   宗像将刀递到伏见眼前,紫色的双眸藏着淡淡的笑意与欣赏:“拿着它,还有,刚刚我的的确确地听见了咂舌音哦,看来似乎是我在礼仪方面对伏见君有所放松呢,要不要和我一起品品茶然后好好探讨你的礼仪教……”
  “我拒绝”伏见打断了宗像话,接过了太刀,象征性地向宗像行了一礼,“那我先出去了,失礼了。”
  “哦呀哦呀,拒绝地真干脆呢”宗像并没有阻拦,反而重新坐回办公桌前捻起来一片拼图,大有继续开始他的拼图事业的模样。
  “还有——”伏见在伸手拉门把的时候顿了一下,回过头以极不耐烦的语气说,“请您好好工作。”说完便拉开门出去了,只留宗像一人在室内眼镜反着光。
  “被伏见君说教了啊,”他笑着看着手中那块拼图,“刀剑男士么……希望伏见君不要让我失望啊。”
  说罢,那块拼图被轻轻地拼在了应有的位置上,发出细微的“啪”的一声。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