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患者

日常打滚求关注求点赞求涨粉
超级杂食

【监管者莱利×求生者莱利】【双律】【沙雕脑洞】

※深夜果然是灵感的温床,在微弱的手机屏幕光芒照亮不了的角落,潜藏着怎么样的丑陋的怪物和美艳的女妖?
※无尽而深沉的黑暗给以我慰藉。

※开个脑洞
※双律
※文段中
              【监管者弗雷迪莱利】称为【弗雷迪】
              【求生者弗雷迪莱利】称为【莱利】
※【毒蛇与孔雀之间的对决×】


【监管者莱利】×【求生者莱利】
※监管者弗雷迪
※求生者莱利
 

   “……真是可笑。”
    莱利被人死死掐住脖子抵在残破的矮墙上。
   面前袭击他的人与他长着别无二致的面庞,梳着同样一丝不苟的头发。
  
   当最后一台密码机被解开时,刺耳的防空警报响彻了这整片破败的区域,干瘦的乌鸦被惊起,腾飞在仓皇逃窜的求生者之间。求生者弗雷迪莱利,是在这时才看见这局游戏里迟迟没有露脸的监管者。
   将扣子扣到顶端的整洁白色衬衫,被擦拭得干净透明的银色圆框眼镜,紧紧抿起的嘴角和深茶色的双眸。
  若不是知晓自己的家事背景,求生者弗雷迪莱利几乎就要以为他是不是在这个恐怖地猎杀游戏中相认了自己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
  可是眼前的人,很显然并不是来上演兄弟相认的感人戏码。那些腾飞的乌鸦停驻在了他的脚边,他的肩上。他手持短刃向自己走开,茶色眼眸中有着难以遮盖的嗜血红光。
  或许,这个人就从来没有想过掩盖自己的身份。
  “你……是谁?”求生者弗雷迪莱利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他看着眼前与他一模一样的人陷入了巨大震惊,竟然忘记了逃走。
“很明显,我认为现在并不是你问这种蠢笨问题的时候——”眼前的人冷冷开口,他的脸上挂着嘲讽似的笑意,如同一条对猎物虎视眈眈的毒蛇,“还是说另一个我在那群愚蠢低劣的求生者中混久了,连引以为傲的大脑都被感染到腐朽了?”毒蛇盘踞着,摆出攻击姿势,朝可怜的猎物先生露出了毒牙,“我才你现在心脏跳动得已经快要从你只会吐出女士的无用问题的嘴里蹦出来了,不是吗?”
    莱利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他看着眼前与他一模一样的人,陷入恐惧的颤栗中。“逃”他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地尖叫着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与初次见面的人这样说话,还真是失礼。”尽管如此,孔雀先生还是硬生生地压下来想要疯狂逃离面前这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人的想法,“难道你突然看见了与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时,心里就不会有一丝好奇吗?”他努力地忽视掉激烈的心跳声,挺了挺背脊,好让自己看起来强势一些。
  “呵。”
   监管者冷笑了一声。“好奇可是会害死猫的,先生。”弗雷迪扶了扶圆框眼镜,带着讥讽的笑意看着他,“而且我想,此刻先逃离这里,等这场猎杀游戏结束后再探索真相也不迟。”
   “……”莱利被噎了一口,有些气恼地瞪着眼前出言挑衅他的另一个自己。狡猾的求生者此刻不是不知道面前的人的危险性——他身边聚集的乌鸦,手中雕刻着莱利家家纹的短刃和藏不住的嗜血红光的双眸,都在告诉莱利这个人的危险性。
   莱利摸了摸腰间别着的信号枪,在心底默默盘算着在对他开枪后,能为自己争取多少的逃生时间。
   可是面前的毒蛇像是知道莱利在计算什么一样——弗雷迪猛地向前一步,拿着短刃的左手狠狠地在求生者胸膛上划下一刀,又揪着他的领子,一个膝击,毫不温柔地击中了他柔软的小腹,然后趁莱利痛的弯下腰时,踢掉了莱利手中握着的信号枪。
   “弱。”
   弗雷迪掐着莱利脖子,把他抵在脏兮兮的残墙上,冷淡地吐出一个字。

评论(6)

热度(94)